成都商報記者 胡挺 攝影記者 王勤
    核心提示
  為什麼會認錯?
  這具遺體由於在水中浸泡多日,已面目全非。“看起來很像我媽”。隨後,三車親朋來辨認,看起來很像他的母親。
  為何沒做DNA?
  張成根稱,對遺體身份存疑,他也曾考慮過做DNA驗證,但他是養子,母親也沒有任何直系親屬在世,做不了。
  23日清晨,44歲的張成根含著眼淚,將“母親”的遺體推入火化爐。眼淚尚未擦乾,10分鐘後,他接到社區幹部的電話:“新都救助站收了一個太婆,叫陳德華,是不是你媽?”陳德華,正是張成根82歲老母親的名字。而此時,被認為是“陳德華”的遺體正在進行火化。兩個“陳德華”,到底哪個是真的?張成根立即趕到新都,躺在救助站安排的醫院里的確實是自己的母親。短短一個星期,張成根經歷了大悲大喜。只是,家屬們現在疑惑的是:這個錯誤地被當成陳德華而遭火化的老年婦女,究竟是誰?
  悲!失蹤“母親”湖內溺亡

  怕打針吃藥,老母親兩度離家
  9月13日,張成根發現母親開始出現氣緊、全身無力的癥狀,他將其送到了附近的醫院。由於家離醫院較近,他們並沒有住院。9月15日中午,陳德華偷偷離開了醫院。張成根發動親友四處尋找,最後在附近的一處小樹林里找到了母親。
  “她害怕吃藥打針輸液。”張成根說,年輕的時候,母親生病後就抗拒治療,這個習慣一直持續到現在。在家人和鄰裡的勸說下,陳德華跟隨兒子回了家。吃晚飯時,陳德華又不見了,“我們以為老人出去串門去了,晚點會回來。”直到深夜,陳德華依然沒有回來,張成根慌了,發動所有人幫忙尋找。
  湖內現遺體,“看起來像我媽”
  “我媽患有輕微的老年痴獃。”他說,失蹤的第二天,有人告訴他曾在南三環輔道看到一名老人,他開車沿著南三環尋找,沒有找到。
  9月20日一早,張家人尚在睡夢中,一名社區幹部急匆匆地跑到張家樓下大喊:“搞快點,你媽淹死在簇錦公園了,趕快去看是不是的。”張成根“全身都軟了”,來不及洗臉套上衣服就衝下樓去。
  幾名最早發現遺體的鄰裡稱,浮在公園湖面上的遺體,就是張成根的母親陳德華。因此,在接受派出所詢問時,張成根表示自己就是死者的家屬。“派出所民警不放心,又讓我去殯儀館確認下。”
  在殯儀館,對著這名老年婦女的遺體,他卻有些懷疑了。這具遺體由於在水中浸泡多日,已面目全非。“看起來很像我媽,但又好像有點不像,我拿不實在。我覺得有80%的可能性是她。”
  三車親朋認定,確認就是“母親”
  在殯儀館看完遺體後的當晚,張成根翻來覆去睡不著。張成根的憂慮,還有另一重背景———他並非陳德華的親生兒子,而是養子,這讓他處於一個尷尬的地位:“我如果說那個人不是我媽,我媽的那些侄兒會不會說我不想為老人辦後事;如果說是,萬一認錯了咋辦?”是思來想去,天亮後,張成根通知了母親的幾個侄兒,叫上了幾十年的老鄰居以及社區的幹部,10多個人坐了三輛車前去殯儀館辨認。打開棺蓋後,眾人都說:“就是她。”
  一名當時曾參與辨認的親屬說,當時看到的遺體經過水泡了後,確實有些看不清楚,但看起來很像陳德華。
  張成根稱,一名殯儀館的工作人員對著尋人啟事上的照片,仔細地與遺體對比後,也得出兩人為同一人的判斷。“你看,臉上都有一顆黑痣,就是一個人。”張成根向殯儀館簽字確認這具遺體正是母親陳德華。簽字時,殯儀館工作人員還拿出這具遺體的隨身物品———一個裝手機的塑料袋以及一把小鑰匙,張成根說,這些物品都不屬於陳德華,“但她在外面流浪那麼多天,也許是她撿的呢?”
  喜,她沒有死,在救助站
  正火化就接到電話:你媽在救助站   喪事的操辦立即展開。21日下午,張家人開始搭設靈堂,作為孝子的張成根需要通宵守靈,“想到媽這麼多年來,含辛茹苦地照顧我,心裡就痛得很。”
  9月23日,在殯儀館,家人們進行了悲痛的遺體告別儀式。這具遺體被推入火化爐,殯儀館工作人員告訴家人,40分鐘後就可以拿到骨灰了。然而,10分鐘後,張家人眼淚還未擦乾,遺體火化仍在進行,張成根接到的一個電話,徹底改變了整件事情。
  “村上的幹部打電話給我說,新都救助站收了一個太婆,手上還戴著醫院的病號環,她自己說叫陳德華,還能說親屬和兒子的名字。”張成根說,當時他接到這個電話,心中悲喜交集。“這個太婆多半是我媽,她還沒死。”
  母子抱頭痛哭:快把靈堂拆了
  從救助站拍攝的照片中,張成根看到,這名老年婦女頭髮蓬亂,臉上滿是污物,但他一眼就認出:“她就是我媽,絕對是。”
  隨後,在救助站安排的醫院中,母子倆抱頭痛哭。在穩定情緒後,張成根立即打了兩個電話,第一個電話打給當地派出所,“我給警察說,不好意思認錯人了。警察說,你自己的媽都認不到,你在搞啥子。”
  但他還來不及解釋,又打了第二個電話給家裡人,“趕緊把靈堂都拆了,把所有的花圈都燒了,馬上去買鞭炮,媽還活著!”
  失蹤8天,母親到底去了哪兒?陳德華說:15日當晚,她並沒有走遠,而是躲在家附近的小樹林里;第二天,她開始向城北行走,她的娘家在金牛區洞子口附近。新都區社會救助站的一名工作人員告訴成都商報記者,這名老人是派出所民警在路邊發現並送入救助站的。“她曉得自己的名字,手上還有醫院的病號環,我們立即通知了其親人所在的社區。”
  一個疑問

  被火化的太婆到底是誰?
  9月23日下午,陳德華被接回家中。此時,靈堂和花圈等祭奠物品已經全部被換下,大門上貼了鮮紅的喜字,進門時鞭炮和禮花響起。張成根還擺了13桌宴席,慶祝這突如其來的幸福。
  現在,家人們考慮最多的問題是:那個被火化的老年婦女,到底是誰?昨日,張成根委托本報尋找溺水身亡者家屬,“我們希望找到她的家屬,把骨灰交給家屬。”
  根據現場目擊者和張成根家人稱,這名溺水身亡的老年婦女身穿紅色外衣,約在七八十歲,臉上有一塊黑色的胎記或痣,左腳大拇指上有灰指甲。隨身物品有兩把非常小的鑰匙,以及一個裝手機的小塑料袋。如果你瞭解此人,可撥打本報熱線電話86612222。
  張成根及眾親屬,都將溺水身亡的老年婦女錯認為張的母親,那為何不進行DNA驗證?昨日,張成根告訴成都商報記者,在對遺體身份存疑的時候,他也曾考慮過做DNA驗證,但他是養子,母親也沒有任何直系親屬在世。“她的姐妹兄弟都去世了,也沒有親生的後代,做不了。”另外,張成根說,當時,他曾向派出所簽字確認死者就是他的母親,這也是當時沒做DNA驗證的原因之一。
  一名警方人士告訴成都商報記者,在類似情況下,辦案人員應該進行DNA驗證,以確認家屬和死者的身份,但在無條件做DNA驗證的情況下,只能放棄。
(原標題:“母親”遺體正火化 他接到電話:你媽在救助站)
創作者介紹

大少爺

dnqqpmktcax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